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有求必应先生

《有求必应先生》 - 我爱你再见小说有求必应先生20171128期世界上最好用的摄像机,综艺高清视频在线观看。世界上最好用的摄像机节目简介:爱好摄影的朋友注意了!...

热播综艺

热门推荐

《哈利-波特》中的那些较为浅显和广为人知的十大伏笔——1、 闪电形伤疤这恐怕要算最早出现的也是最为关键的伏笔之一,闪电形伤疤第一次出现是在第一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第一章《大难不死的男孩》里,哈利-波特第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邓布利多和麦格教授朝那卷毛毯俯下身去,他们看见毛毯里裹着一个男婴,睡的正香。孩子前额上一揪乌黑的头发下边有一处刀伤,伤口形状很奇怪,像一道闪电。当时,邓布利多就预言这个伤疤将来会有用处。在断断续续的前六部的叙述中,伤疤作为伏地魔以最邪恶的魔法留在哈利波特身上的印记一直起到“火辣辣的疼”给哈利-波特通报危险的作用,这种作用逐渐加深。从第五部《凤凰社》开始,也就是第四部伏地魔复活以后,这个伤疤竟然能像一个天线一样接收伏地魔的思想,但在这一部里,伏地魔利用这一点,欺骗了哈利,引诱他到了魔法部神秘事务司,直接导致了小天狼星布莱克的战死。但经过在魔法部的大战,自从伏地魔对哈利俯身失败以后,他便开始害怕和哈利的这种连接,于是到了第七部,伤疤的这个功能起了正面作用,使得哈利能够实时掌握伏地魔的想法和行踪,为最终打败伏地魔立下大功。但是这伤疤最惊人之处却是——它还是伏地魔的无意间创造出的魂器之一,里面寄居着伏地魔的一片灵魂。这直接导致了第七部伏地魔第一次杀死哈利波特后,他能够起死回生。当然关于哈利波特可以起死回生的另一条原因当要提到早在第四部《火焰杯》的时候就种下的伏笔——伏地魔是借着哈利的血复活的,而哈利的血之所以对伏地魔这么致命更要牵扯到第一部《魔法石》中,哈利的母亲莉莉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哈利,从而给予哈利古老的魔法保护……服了吧。2、 蛇佬腔蛇佬腔的第一次出现,是在《魔法石》第二章《悄悄消失的玻璃》,哈利跟着佩妮姨妈一家去动物园,他与爬虫馆的一条大蟒蛇对话了,而且还把表哥达利捉弄了一番。这个情景即使没有看过书,只看过电影的观众也印象深刻。但在这里只能算是一闪而过。蛇佬腔真正大出风头,是在第二部《哈利-波特与密室》中,哈利波特到霍格沃茨以后一直听到一个恐怖的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后来我们知道那是蛇怪,所以只有他听的到),到第十一章《角斗俱乐部》中第一次提出了蛇佬腔这个概念,也第一次有了正面描写 哈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决定这样做。他只知道他的双腿自动朝前挪动,就像踩着小脚轮似的,然后他傻乎乎冲蛇喊道:“放开他!” 而且我们得知,这个罕有的天赋是密室的创始人萨拉查。斯莱特林的著名天赋,而伏地魔本人就是蛇佬腔。而蛇佬腔也成为哈利-波特能够进入密室的关键因素。一直到第七部中,哈利的蛇佬腔依然发挥了作用,第一次是在第十七章《巴希达的秘密》,哈利与大蛇化作的巴希达对话,第二次是在第十九章,哈利用蛇佬腔打开了挂坠盒,杀死了里面寄居的伏地魔的魂器。3、 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生平与秘密在这七部小说中,对于邓布利多的揭秘可谓自始至终。也许在读第一部小说《魔法石》第六章《从9.3/4展台开始旅程》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那张哈利在霍格沃茨特快火车上打开的小小的巧克力画片上的简单几行字包含了关于邓布利多的那么多关键信息。所以我们先来回顾一下这张画片:阿不思-邓布利多现任霍格沃茨校长/被公认为当代最伟大的巫师/邓布利多广为人知的贡献包括:一九四五年击败黑巫师格林德沃,发现龙血的十二种用途,与合作伙伴尼克.勒梅在炼金术方面卓有成效,邓布利多教授爱好室内乐及十柱滚木球戏。首先,“与合作伙伴尼克-勒梅在炼金术方面卓有成效,”这一条成为《魔法石》一部中解开魔法石秘密的关键性线索之一;之后到了第六部《混血王子》第四章《霍拉斯-斯拉格霍恩》中,“发现龙血的十二种用途。”一条有成为邓布利多识破斯拉格霍恩伪装的关键。当然,最为震撼人心的当属“一九四五年击败黑巫师格林德沃”这条,因为经过第七部《死亡圣器》中的书中书《邓布利多的生平与谎言》等资料的介绍,与格林德沃的纠葛影响了邓布利多的一生,也是他的弱点和悲剧的起源,甚至,后来罗琳阿姨爆料,其实格林德沃还是邓布利多当年的“爱人”。《魔法石》中的第十二章《厄里斯魔镜》中写道哈利问邓布利多“您照魔镜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邓布利多回答 我?我看到自己拿着一双厚厚的羊毛袜 。作者暗示这也许不是实话。直到第六部《混血王子》第二十六章《岩洞》里,当邓布利多喝下那些致命的药水,神志不清极度痛苦的时候才表露了他内心真正的痛苦和渴望,那就是希望挽回导致妹妹死去的那场意外,希望家人能够幸福。而这也是导致他在去摧毁“戒指”魂器时禁不住诱惑,几乎丧命的原因。当然,这个解释是直到第七部《死亡圣器》第三十五章《国王十字车站》的时候才被公布出来。《魔法石》第一章《大难不死的男孩》中邓布利多第一次亮相,作者就刻意提到 他的鼻子很长,但是扭歪了,看来至少断过两次,而这经《邓布利多的生平与谎言》这本书爆料,是邓布利多的弟弟阿不福思打断的。这个人物早在之前六部中早有暗示,但是正式出场却是在第七部。最早对于阿不福思的提及很多人认为是在第五部《凤凰社》,起码在电影中是这样,第一次露面是在那张早期的凤凰社合影中,而作为猪头酒吧的老板也曾有短暂的一个镜头。但对于猪头酒吧的描述却早在第一部《魔法石》就有了,第十六章《穿越活板门》中海格的话——“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猪头酒吧——就是村里的那个酒吧,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家伙……” 猪头酒吧在书中的出现远早于三把扫帚!而第四部《火焰杯》中的第二十四章《丽塔?斯基特的独家新闻》 “绝妙的观点!”邓布利多教授说,“我的弟弟阿不福思,因为对一只山羊滥施魔法而被起诉,这件事在报纸上登得铺天盖地,可是阿不福思躲起来没有呢?没有,根本没有!他把头抬得高高的,照样我行我素!当然啦,我不能肯定他认识字,所以他也许并不是胆子大……” 这里就已经提到了阿不福思对于山羊的偏好。《凤凰社》第二十七章《失落的预言》“应该说我们的运气在于那个偷听的人只听到了预言的一小部分就被发现了,紧接着被扔出了酒吧。” 这里邓布利多并未讲明发现窃听者是谁,后来在第六部《混血王子》的第二十章《被窃听的预言》中,特里劳妮自己的讲述对此有了详细的补充“是这样,当时门外一阵骚动,随即门被撞开了,那个十分粗俗的酒吧招待和斯内普站在外面,斯内普胡扯说是上错了楼梯……”这个男招待肯定就是阿不福思了。而《混血王子》第二十章《伏地魔的请求》中,邓布利多在伏地魔刚到霍格莫德的时候就已经得到消息,是谁报的信?不言而喻,也是阿不福思。在第三十章《白色坟墓》邓布利多的葬礼上,对于这个酒吧招待也有匆匆一笔。回去翻书,也许你会找到更多,不再赘述。第七部中哈利那个时常拿出来查看的镜子在关键时刻救了三人组的命,看过书的朋友都知道那是《凤凰社》中小天狼星送给哈利的。这面维系存亡的重要镜子,阿不福思是何时得到的呢? 这一条我们可以到下一节再说。总之,这位毫不起眼的圣人邓布利多的弟弟是一位真正的幕后英雄。4、 小天狼星的摩托车和双面镜以及R.A.B小天狼星.布莱克以其洒脱的个性,英俊的外表,尤其是第五部《凤凰社》中令人感动的谢幕俘获了亿万读者和观众的心。尤其他令人迷惑的死亡方式,更是让不少读者在第七部小说面世之前推测他肯定会复活。以小天狼星为中心,有着《囚徒》这样专门的一整本书,但是对于这个人物的铺垫,却也是从第一部《魔法石》开始的。也就是第一章《大难不死的男孩》里海格所骑的那辆摩托车。因为那辆摩托车是小天狼星布莱克借给海格的!在《囚徒》第十章《活点地图》中,海格回忆 我是从废墟里把他(哈利)救出来的,可怜的小东西……这时小天狼星布莱克出现了,骑在他那平时常骑的飞行摩托上 。而这辆摩托也有始有终的在第七部中再次现身,在《七个波特》那一章带着哈利离开了女贞路4号。小天狼星留下的另一个重要物件要数“双面镜”了,这面镜子在第七部第二十三章《马尔福庄园》中救了三人组的命。双面镜的出场是在《凤凰社》第二十章《大脑封闭术》“你带上这个。”他(小天狼星)悄悄的说,塞给哈利一个包的很不像样的,平装书大小的东西。……“如果斯内普欺负你,我会知道的,别在这打开。” 双面镜一共两面,一面在小天狼星那里,一面在哈利那里,接通的时候可以进行“视频连线”。只是在第五部里它并没有起到作用。所以也没有在电影中出现。那它是怎么到阿不福思手里的呢?答案:阿不福思是从蒙顿格斯手里买来的,《混血王子》第十二章《银器和蛋白石》 他们就站在三把扫帚的外面,其中一个很高很瘦,哈利眯起眼睛,透过被雨水打湿的眼镜认出他是霍格莫德村另一家酒吧——猪头酒吧里的男招待。哈利、罗恩和赫敏走近时,那男招待用斗篷裹紧脖子,转身走开了,只留下那个矮个子在摸索着怀里的什么东西。他们离那男人不到一步远了,哈利突然认出了他。“蒙顿格斯!” 众所周知,蒙顿格斯从格里莫广场12号偷了大量东西出来贩卖,其中还包括了那个真正的挂坠盒。R.A.B到与小天狼星有关的伏笔,我们不得不说到著名的R.A.B,这位早邓布利多一步拿到挂坠盒魂器的英雄,虽然是到第七部,罗琳才正式说明他的身份。但是很多哈迷很早就猜到了,最关键的一条线索来自第五部《凤凰社》第六章《高贵的古老的布莱克家族》中对于布莱克家族家族树形家谱的描述 雷古勒斯-布莱克,在出生日期后面有个死亡日期(大约在十五年前) 雷古勒斯的壮举得以大白于天下还得归功于家养小精灵克利切,关于家养小精灵我们等专门的一节再讲。5、 家养小精灵、古灵阁的妖精和霍格沃茨的幽灵对于整个故事起到关键性作用的家养小精灵有两个,一是多比,另一个就是克利切。多比出现于第二部《密室》第一章《最糟糕的生日》,出场于第二章《多比的警告》,是第二部故事中的关键性角色,作为马尔福家族的小精灵,它却真心实意的帮助哈利波特。在第二部的结尾,因为哈利波特解放了多比,使得多比对哈利波特更加敬佩,并愿意尽力帮助他。虽然,在电影中,多比只是在第七部中才又一次出场,但是在书中,多比在第四部《火焰杯》中帮助哈利拿到了赛囊草(电影中改为纳威)。第五部《凤凰社》中多比帮哈利找到了有求必应屋(电影中还是改为纳威)。而第六部中多比帮助哈利跟踪德拉科.马尔福等等。多比乐观,可爱,追求自由,他在第七部中的英勇就义,更是让无数人为他潸然泪下。克利切是布拉克家族的小精灵,受老主人影响,他一开始是纯血统的拥护者,不喜欢小天狼星也不喜欢凤凰社,并给贝拉特里克斯通风报信间接导致了小天狼星的死。在第六部书《混血王子》中,他被作为“遗产”由哈利继承,而第七部中,正是由他解开了R.A.B雷古勒斯的秘密,并亲手抓住了蒙顿格斯,帮哈利找到了挂坠盒的线索。在大结局中,克利切勇敢的带领霍格沃茨厨房的小精灵们加入了对抗食死徒的斗争。古灵阁的妖精是巫师银行古灵阁的守护者,魔法世界有一个名言,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除了霍格沃茨就要数古灵阁。有一个值得一提的妖精叫做拉环,它在第七部中帮助三人组打入了古灵阁内部贝拉特里克斯的金库,找到了藏在里面的魂器。也许很多人忘记了,这个拉环也正是第一部《魔法石》中,带领哈利和海格去到713号金库取走魔法石的那个妖精。霍格沃茨的幽灵从伏笔的角度来说,最值得一提的是格雷夫人和血人巴罗,这两位在《魔法石》中就已经出现的幽灵,到了第七部第三十一章,负责解开了“失踪的冠冕”之谜,帮助哈利找到了隐藏在霍格沃茨的魂器。6、 孪生魔杖、消失柜和虫尾巴的银手孪生魔杖的说法开始于第一部《魔法石》第五章《对角巷》魔杖制作人奥利凡德指出 同一只凤凰的两根尾羽,一根做了这跟魔杖,另一根尾羽做了另外一根魔杖。你(哈利)注定要用这跟魔杖,而它的兄弟——咳,正是它的兄弟给你落下了那道伤疤。这一条关键性线索到第四部《火焰杯》第三十四章《闪回咒》中第一次得到应验,孪生魔杖只能使对方受到伤害,却无法杀死对方,这也使得哈利在伏地魔归来的那一夜逃脱了他的魔掌。而这也导致了第六部《混血王子》中奥利凡德被伏地魔抓走,导致第七部《死亡圣器》一开始伏地魔找卢修斯-马尔福借魔杖,在马尔福的魔杖被哈利的摧毁后,又使得伏地魔执迷于寻找老魔杖,并最终导致他的覆灭。消失柜包括和它一起在第六部里起到关键作用的蛋白石项链,都是最早出现在第二部《密室》第四章《在丽痕书店》中,哈利从陋居使用飞路粉进行“穿越”,意外到达了博金博克的黑魔法商店的一个柜子里,这个柜子就是那一对消失柜的其中一个,而蛋白石项链也出现在那里。 德拉科随心所欲的观看店里出售的物品,眼看着就要接近哈利的藏身之处,哈利的心提了起来。德拉科停下来研究一根长长的绳索,又傻笑着念一串华贵的蛋白石项链上面的牌子:当心:切勿触摸,以被施咒——已经夺走了十九位麻瓜的生命。 而在第五部《凤凰社》中,弗雷德和乔治捉弄斯莱特林队的队长蒙太,把他关进了一个出不来的柜子里,这就是另一个消失柜。而到了第六部中,德拉科修好了两个消失柜之间的通道,把食死徒带进了霍格沃茨。虫尾巴的银手是书中最显而易见的伏笔之一,出现在第四部《火焰杯》第三十三章《食死徒》,因为虫尾巴为了让伏地魔复活奉献了自己的一只手,作为报答,伏地魔给了他一只银手,但这只手在第七部《马尔福庄园》这一章,因为虫尾巴对哈利表现出来的一丝善念而掐死了他。遗憾的是这一幕在电影中没有被还原。7、 黑魔法防御术教师的宿命黑魔法防御术的老师都干不长,顶多只能干一年已经成为《哈利-波特》故事的一个独特现象,每一部故事的新黑魔法防御术老师也是每一部故事里的重要看点。只是在看前几部,起码前三部的时候,可能大部分人不会意识到这样一种安排会跟剧情走向有什么特别相关,更不会想到这种现象的出现是因为伏地魔的缘故。直到第六部《混血王子》第二十章《伏地魔的请求》中,才对这一现象出现的原因做出了解释。邓布利多说 哦,他肯定是想教黑魔法防御术。我们那次短暂的会面之后的后果证明了这一点,自从我拒绝伏地魔之后,就没有一个黑魔法防御术教师能教到一年以上。” 而像黑魔法防御术教师这样的安排(即:并非像每部换一个“邦女郎”这样简单的格式化并列,而是在剧情上产生一种连贯、递进而有特殊含义的存在)也正是《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不同于一般多部头系列小说的特点之一。于是这促使我们不禁回忆起这七部小说中已知的黑魔法防御术教师。他们分别是奇洛(《魔法石》),洛哈特(《密室》),卢平(《囚徒》),疯眼汉穆迪,其实说是小巴蒂-克劳奇更合适(《火焰杯》),乌姆里奇(《凤凰社》),斯内普(《混血王子》),阿米库斯(《死亡圣器》)。8、 混血王子的记忆与佩妮姨妈的态度如果我们评选《哈利波特》中最感人台词,那么西弗勒斯-斯内普的临终遗言“look at me”一定名列前茅。我认为斯内普应该是《哈利-波特》故事中内涵最丰富最复杂、塑造最立体最成功的一个伏线人物。对于他的伏笔,罗琳阿姨以《死亡圣器》第三十三章做了较为详尽的叙述,与之前六部小说中预留的伏笔做了很好的对应,我不再赘述。其实,在《死亡圣器》中《王子的故事》这一章不仅对斯内普做了一番解密,对于佩妮姨妈厌恶魔法世界的原因也做出了解释。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一直厌恶魔法世界的佩妮姨妈在小时候也曾经竟那么渴望进入魔法世界。看完这一章之后,重新翻看之前六部小说中的蛛丝马迹。具有颠覆效果的细节起码还有两点,第一点,第五部《凤凰社》第三章《一群猫头鹰》 “好多年前——我听见——那个可怕的男孩——对她说起过他们。”她断断续续地说。“如果你是指我的妈妈和爸爸,你为什么不说他们的名字呢?”哈利大声问,但佩妮姨妈没有理睬他。她似乎惊慌失措到了极点。 在第五部发行之后到第七部出版之前哈迷都猜到佩妮曾经肯定听到过什么,但很少有人怀疑到她所指的并不是詹姆。第二个,《混血王子》第三章《要与不要》“阿不思-邓布利多。”邓布利多看到弗农没有给他作介绍,便说道,“当然啦,我们是通过信的。”哈利觉得,用这种方式提醒佩妮邓布利多曾经给她记过一封吼叫信,听着有点好笑。但是佩妮姨妈并没有对这种说法表示异议。 但邓布利多真正所指的是另一次通信——佩妮小时候写信给他请求进入霍格沃茨。童年阴影害死人,这种受挫感使得佩妮姨妈对魔法世界的态度由渴慕变成嫉妒和恨,这种恨也转移到了自己的外甥哈利波特身上。但是血脉亲情总是不可隔断的,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够给哈利提供长达十七年的庇护。而从《死亡圣器》第三章《德思礼一家离开》里对于佩妮姨妈的描写,我们也能看出佩妮姨妈内心深藏的对于哈利波特安危的关心。其实,在《死亡圣器》中《王子的故事》这一章不仅对斯内普做了一番解密,对于佩妮姨妈厌恶魔法世界的原因也做出了解释。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一直厌恶魔法世界的佩妮姨妈在小时候也曾经竟那么渴望进入魔法世界。看完这一章之后,重新翻看之前六部小说中的蛛丝马迹。具有颠覆效果的细节起码还有两点,第一点,第五部《凤凰社》第三章《一群猫头鹰》 “好多年前——我听见——那个可怕的男孩——对她说起过他们。”她断断续续地说。“如果你是指我的妈妈和爸爸,你为什么不说他们的名字呢?”哈利大声问,但佩妮姨妈没有理睬他。她似乎惊慌失措到了极点。 在第五部发行之后到第七部出版之前哈迷都猜到佩妮曾经肯定听到过什么,但很少有人怀疑到她所指的并不是詹姆。第二个,《混血王子》第三章《要与不要》“阿不思-邓布利多。”邓布利多看到弗农没有给他作介绍,便说道,“当然啦,我们是通过信的。”哈利觉得,用这种方式提醒佩妮邓布利多曾经给她记过一封吼叫信,听着有点好笑。但是佩妮姨妈并没有对这种说法表示异议。 但邓布利多真正所指的是另一次通信——佩妮小时候写信给他请求进入霍格沃茨。童年阴影害死人,这种受挫感使得佩妮姨妈对魔法世界的态度由渴慕变成嫉妒和恨,这种恨也转移到了自己的外甥哈利波特身上。但是血脉亲情总是不可隔断的,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够给哈利提供长达十七年的庇护。而从《死亡圣器》第三章《德思礼一家离开》里对于佩妮姨妈的描写,我们也能看出佩妮姨妈内心深藏的对于哈利波特安危的关心。9、 魂器曾看到一段采访,罗琳说在第六部《混血王子》出版之前,很多人都很关心“哈利是怎么在死咒之下活下来的?”但从没有人问“为什么伏地魔没有死?”。于是这就引出了第六部的关键性概念——魂器。第一个作为核心道具出现的魂器,是在第二部《密室》中现身的,它就是“里德尔日记”,虽然说它理应是在第四章《在丽痕书店》出现,被卢修斯.马尔福夹在金妮的旧变形课本里,但第一正面描写恐怕要算第十四章《绝密日记》 哈利和罗恩顺着桃金娘指的方向,朝水池下面一看,只见一本小小的、薄薄的书躺在地上。破破烂烂的黑色封皮,和盥洗室的每件东西一样,完全湿透了。 这个日记本在《密室》这一集故事里再次打开密室,把霍格沃茨搅得天翻地覆,甚至差一点就借金妮的灵魂复活。这本日记也是第一个被杀死的魂器,甚至为杀死其他魂器做了示范并准备了武器:格利芬多之剑和蛇怪的毒牙。第二个魂器出现在第四部《火焰杯》第一章《里德尔府》里,也就是那条伏地魔的大蛇宠物纳吉尼。什么东西窸窸窣窣的滑过漆黑的走廊地板朝他过来了。当那东西渐渐接近门缝里射出的那道壁炉的火光时,他惊恐万状的发现,那是一条巨蛇,至少有十二英寸长。 它的三次最惊险的亮相:一是在第五部《凤凰社》第二十一章《蛇眼》里面,在神秘事务司袭击了韦斯莱先生。二是第七部《死亡圣器》中第十七章《巴希达的秘密》里假扮巴希达袭击哈利波特,而第三次,当然就是……(去看电影吧)。第三个出现的魂器是挂坠盒,第一次提到斯莱特林的挂坠盒是《凤凰社》第六章《高贵的最古老的布莱克的家族》 装在玻璃盒子里,很重的,打不开的Locket(注:(悬于项链下的)纪念品小盒) 。挂坠盒和是伏地魔母亲的遗物,被隐藏在他童年时去过的山洞里,被剧毒的魔药和一湖的阴尸保护着。但是被R.A.B,也就是小天狼星的弟弟冒死偷了出来。被罗恩杀死了,临死之前,它还幻化出了裸体的哈利和赫敏。第四个魂器拉文克劳冠冕最初出现的线索也在第五部《凤凰社》中,第十章《卢娜-洛夫古德》——“过人的聪明才智是人类最大的财富。(Wit beyond measure is greatest treasure.)”卢娜用唱歌般的声音说。说出了冠冕上面最典型特色铭言。第二次提及就是《混血王子》第二十四章《神锋无影》,直接出现了冠冕这个事物——他从旁边的板条箱顶上抓下一个丑陋的老男巫的头上盖了一顶灰扑扑的旧发套和一顶锈暗的冠冕。第五个魂器是赫奇帕奇的金杯,第一个有关赫奇帕奇金杯的铺垫是《混血王子》中第二章《蜘蛛尾巷》——“那不是我的错!”贝拉特里克斯红着脸说,“过去,黑魔王把他最宝贵的东西都托我保管……”第六个魂器:戒指/复活石,这个魂器另一重身份是圣器之一。戒指最初出现于《混血王子》第四章《霍拉斯-斯拉格霍恩》——这时哈利注意到邓布利多那只没有受伤的手上戴着一枚戒指,他以前从没见他戴过。戒指很大,像是金子做的,工艺粗糙,上面嵌着一块沉甸甸的、中间有裂纹的黑石头。被邓布利多杀死,但摧毁了邓布利多的一只手。而最出人意外的,甚至连伏地魔本人也没有料到的魂器则是哈利波特本人,这导致伏地魔在禁林里没有杀死哈利,而是悲催的杀了他自己的一片灵魂。10、 死亡圣器死亡圣器虽然是在第七部才提出的概念,但是在前六部小说中已经显露端倪了。死亡圣器是个“三件套”:老魔杖、复活石和隐形衣。其中,要数隐形衣出场最早,在《魔法石》的第十二章《厄里斯魔镜》中隐形衣作为圣诞礼物被交还给了哈利,哈利把它拿起来摸了摸,分量很轻。他把纸包拆开。某种像液体一样的,银灰色的东西簌簌的滑落到地板上,聚成一堆,闪闪发亮。在之后的每一部小说中,隐形衣作为关键性道具都会出现,而且越来越显示出它的与众不同。只是从没有提到过它是死亡圣器之一。



谁能介绍一下林清泉先生

作家、诗人、儿童文学家、书法家 常有各类作品在报章杂志发表,以新诗居多。曾经被译为英、日、韩等文, 接受转访多篇作品,颇受推崇肯定 国 外 列入英国剑桥国际传记中心、国际诗人名人录、国际名人剪影、亚洲现代诗集(中、日、韩文)、现代世界名诗选(日文)、台湾诗选(韩文)、台湾儿童诗选(韩文)、台港澳暨海外华文大辞典、世界儿童文学事典等‧ 国 内 列入中华民国现代名人录、中国文学大辞典、中国语文奖章、第一届师铎奖领奖代表人、教育部儿童剧本奖、中学教师人文著作奖等‧ 著 作 新诗集作品-寂寞的邂逅、心帆集、林清泉诗选集。儿童剧本-孤儿努力记。童诗评赏集-遨游童诗国度等‧ 书法作品 曾获日本书艺院、曾东书道会、台湾书法比赛多项大奖、多次参加国父纪念馆国际书法名家联展,作品列入台湾 美术年鉴、台湾当代艺术家辞典、世界华文美术名鉴、中国当代书画家传、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等‧ 展出的话 【愿作人间一书痴】「爱上书艺竟成迷,年过五十兴未迟,运笔挥毫勤研墨,愿作人间一书痴。」这是林清泉五十岁时自遣之作,他发现这时已迷上书法而且欲罢不能,自知已 上瘾了,其实,谈起书法的历程,在他人生中源远流长,而不是一时触发的。在六岁时,进入附近一所私塾读汉书,老师是一位从原乡广东来的一位老先生,教认字读诗与习字,老师用毛笔写上红字,让学童去描,对林清泉来说正是他的书法启蒙教育。林清泉有位叔公是当地著名书法家,常有远近的人来求字,每当叔公挥毫时,他爱在旁边观赏,有时还替叔公磨墨拉纸,他幼小心灵非常兴奋,至今犹印象深刻难忘。林清泉看到有些人写得一手漂亮的好字,很羡慕,而面对自己写的字往往受窘苦恼不已,他一向不服输的精神,默下决心,非好好的练字不可。初中时,有书法课,老师规定要临帖,临颜真卿、柳公权的楷书,那时,他有自我的看法,喜挥洒自如,不受拘束的写法,老师不会给他的字很高的评分,并谓不用心写,潦草却有风格,贬中带誉,对林清泉任何的作品包括书法来说,他确实在追求自我的风格。高中时代,他交到一位很谈得来的同班同学,由於志趣颇为相投,现已成挚友的冯高山(笔名冯羲涛),他有颇高艺术天份,尤其是书法方面,出类拔萃,校内外比赛常得大奖,林清泉颇为钦羡,受到影响与激动,对书法产生了相当的兴趣。林清泉当时的发展是多方面的,他在写作上已崭露头角,功课虽然颇重,但他还是写了不少各类作品只发表在报章杂志,尤其是新诗,出了新诗集,成颇负知名的「少年诗人」他对书法,虽不敢奢望自己会成为书法家,但总觉得能写一手好字,对自己大有裨益,是光彩的事。大学毕业后,在中学当老师,教的是国文, 那时规定学生用毛笔写作文, 老师批改作文要用毛笔,批改作文对大多数的国文老师来说是很苦很烦的事,林清泉这时突然转一个念头,何不把批改作文当作练习书法,就由於这一念头,使他觉得用毛笔批改作文不但不引以为苦,引为烦,顿觉轻松无比,乐在其中。为了利用评语来锻练思虑与练习书法,所写的评语有时比学生那篇作文还长,学生与家长皆欢喜,咸认负责仔细认真,赢得尊重,荣获第一届教师最高荣誉的「师铎奖」,毛笔批改作文是很大的因素,带给林清泉如此丰盈的收获,一举数得,意想不到。这时,挚友冯高山的书法作品已开始向国际进军,尤其是日本,他得到好几次高奖,如书艺院奖等,当时还以最年轻姿态出现。林清泉在挚友的鼓励下,一连好几年都寄作品去应徵,他选了一些自己所写的诗句或古今著名诗词,用行书或连绵式的行书体,表现出自我的风格,得了好几次大奖,接到奖状与奖牌时,惊喜之情可想而知。写书法可以使人健康,使人长寿。记得台湾八老书法联展 展出的话有一段说:「勤练书法的克己功夫,凝气养神,刚柔并济,寄情毛?,忘忧方田,陶醉梦乡,潜移默化之际,不知寒暑秋冬,自然长寿延年。」林清泉读后,颇受感动,由於血压高,一段期间请假疗养,他决定利用写书法来降血压,疗养身体,果然颇能奏效。夫人钟秀兰知道先生要投注书法时,非常赞成,并誉为开创「人生另一境界」。书法是迷人的特有艺术,只要沾上它就会使人上瘾入迷,往往以一生注之。有人说 :「林清泉在闭门「苦」练书法」,他不以为然,他说他写书法并非「苦」练而是「乐」练,享受人生至高之乐。名书法家张柄煌,有一次到屏东来演讲,林清泉去做听众并认识了他,顺利加入了张炳煌中华民国书学会,开始与许多书友结缘,群贤毕至,少长咸集,使他扩大了见闻知识,并参加了多次国内外举办的书法会议,参加了多次书法联展 提高了林清泉在书法界知名度,并与书友的切磋观摩,书艺大有进展。林清泉多了一个头衔-书法家。但自从投注於书法后,难免忽略了诗与其他文学的创作,有些喜爱他作品的读者,见他久未有文学作品出现,尤其是诗作的发表,难免纳闷,但林清泉无怨无悔,提笔挥毫,浸润在毫香墨香里,「愿作人间一书痴」,其乐无穷。林清泉的书法作品受到各界的重视,向他求作品的机关学校与人士,络绎不绝,使他穷於应付,虽然不是有求必应,但仍然尽量满足所求,他认为这毕竟是好事一桩,并誉为「欢喜债」,欢喜就好。他的书法作品被列入在有关的书籍,不胜枚举,如「台湾美术年鉴」、「台湾当代艺术家辞典」、「中国美术家人民辞典」、「 世界华文美术名鉴」、「中国当代书法家传」、「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书法作品受到肯定,觉得无限荣幸。他本身是教师,虽已退休多年,但深知书法教育的重要,他在报章杂志发表了不少有关书法与教育的文章,呼吁重视书法教育,因积极推展由学校、家庭、社会获得热切的回响。林清泉现有一个宏愿,就是使社会充满书艺香,他要用美好的诗词,古今中外格言美句,写成一幅幅的书法作品,悬於每一个机关学校与家庭,使人有美的欣赏,艺术的陶冶,并从书法字句内容激励向上向美,变化气质,提升生活,祥和社会,发挥书法的最大功能。